束素励志网移动版

首页 > 励志创业 > 80后创业故事 >

乌鲁木齐配资公司当时已有几家上市公司在着手制作手机漫画

于是我们公司的很多销售人员经常是下了班陪同那些漫画家喝酒、聊天、谈感情。但是漫画家们又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们不会随随便便的跟你喝酒,他们非常看重你的知名度,如果只是简单的派一名销售过去找他们喝酒,他们就会像之前那个我想招募的员工一样的思考模式,觉得你只是个日本人,你都没有出版过什么有名的书籍或漫画,我凭什么跟你一起喝酒之类的有趣想法。所以为了打开漫画家们的口子,我只能去寻找那些跟漫画家有长期联系的编辑,而经过编辑们的打通,漫画家们甚至不会收取你的费用,直接告诉你“好,我们合作吧。”因为跟他打交道的那些编辑关系很硬,彼此之间都非常尊重和欣赏对方。

其实,我觉得日本人跟国人间处理关系的方式有点类似,但具体到操作模式上又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跟一名漫画家打交道是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前期准备至少需要6个月,当中会经历很多繁琐的过程,但是他们一旦决定与你合作,就会非常诚意,而且之后的业务沟通也会非常效率。日本漫画家们是非常具有想法的,他们往往会在各种事情上突发奇想出各种idea,他们很了解消费者需要什么,比如漫画上的字体、感觉、表达方式等等,所以说最懂日本人的只有日本人自己,而这方面美国人就不同了,很多美国人都不知道美国人需要什么,但日本人绝对清楚日本人的消费需求。

跟国内或者美国不同,钱在日本并非万能的,有次我在招募一名日本员工,为了赶紧让他来上班,我愿意给他两倍的工资,于是那人就不爽了,他反问我:你给我这么多钱究竟有什么目的?他其实很担心,他会觉得你是一名外国人,虽然你给我两倍的工资,但可能几个月后你就会把我辞了,可以说非常缺乏安全感。他们更愿意选择相信有着10年、20年以上的关系合作伙伴,你可以发现,很多日本人真正的工作场所并在白天的非办公室里,而是在下班后的酒桌上。

当技术问题解决后,叶仁浩以为menue的春天即将到来,可如何跨越日式文化与外来文化间那道无形的壁垒却着实成为了叶仁浩又一头疼的问题。

日本漫画家觉得我与你之间需要通过10年,甚至20年才能真正成为朋友,记得有一名漫画家曾跟我说,1983年的时候,日本是怎样的;那时日本的文化是由我们来决定的等等。但对于我而言,这些情况与签约漫画版权似乎没有太多的关联。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二十世纪50-80年代是日本漫画家们的黄金时代,当时整个日本都在阅读漫画,形形色色的各种漫画出现在市场,而后面的电影、电视等多种媒体都以漫画为基础进行改编,如今仍然是这样。所以在当时,漫画家们的社会地位是非常高的。

我收购了两家日本公司,其中一家是已经破产的公司,收购价非常便宜,那家公司有50名员工,但过了一周后只剩下2名,其中一名是老板,因为欠债太多所以离不开,而另一个有点神经病,有一天晚上突然回来跟我的员工打架,起因可能是他想偷公司的电脑。另一家收购的公司规模不大,员工只有10人,主要是做CP(移动数据业务内容提供商),他们都是日本人,其中也有一部分人的妻子是外国人,因此他们会说英语,在沟通上相对减少因外国文化间差异而产生的隔阂,后来他们给我提供了一份工作计划书,内容很不错,价而格也不贵,于是menue的手机漫画业务逐渐步入了正轨。

其实,当时已有几家上市公司在着手制作手机漫画,但我们也发现了他们普遍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制作效率非常低、制作成本高及缺乏制作人员(全日本仅30人在做这事),我们曾去参观一家漫画移植制作公司,他们给的价格很高,每翻版一页纸就要2000日元,基本上一本书翻版的价格高达40万日元,而这价格显然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于是我决定开始自己制作,在南京专门开设了一个漫画团队,他们负责学习如何制作漫画,而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这2000元日元究竟花在什么地方,比如说反复修图,每个QA的不同标准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到底该做到什么程度消费者才愿意购买等等,最终下来,我把成本压缩到300日元/页,并且我们也有更多的人可以去制作,因此效率也更高。

作为目前日本手机动漫市场最大的出版商,menue是一家比较特殊的企业,创始人叶仁浩是一名中国人,在他的管理模式下,menue不像其他的日系企业那样将各部门集中在日本内部,而是采取南京+台湾公司负责翻版纸质漫画,日本公司以销售客户端为主,员工负责与漫画家沟通情感的模式。不久之前,笔者相约叶仁浩先生进行了一次深度专访,主要关于他创建menue的点滴故事,从想到制作手机漫画,将这个想法变为现实,最终成为市场第一的创业故事

解决了最让叶仁浩头疼的“关系问题”后,menue开始了它向日本本土化公司的转变。

menue创始人 叶仁浩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